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酸辣汤的家常做法 > >正文

谁是袁绍身边危害最大的人?袁绍是怎么处理的

时间:2021-11-09 来源:一周菜谱家常菜
 

一直以来,有很多人认为,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乃是郭图,主要原因就在于官渡时出了个臭主意,不去救淳于琼,而是反攻曹操大营,结果导致乌巢失陷,全军崩溃。那么郭图这个人到底如何?还是从三国志的记载来看——献帝传曰:沮授说绍云:「将军累叶辅弼,世济忠义。今朝廷播越,宗庙毁坏,观诸州郡外讬义兵,内图相灭,未有存主恤民者。且今州城粗定,宜迎大驾,安宫邺都,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谁能御之!」绍悦,将从之。郭图、淳于琼曰:「汉室陵迟,为日久矣,今欲兴之,不亦难乎!且今英雄据有州郡,众动万计,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若迎天子以自近,动辄表闻,从之则权轻,违之则拒命,非计之善者也。」

在这里,郭图反对迎立献帝,这又是他的一桩罪,但是且慢,我们看看三国志的记载初,天子之立非绍意,及在河东,绍遣颍川郭图使焉。图还说绍迎天子都邺,绍不从。(袁绍传)这三国志里,为什么会有相反的记载呢?就我个人观点来看,郭图的确是先劝了袁绍迎立献帝,但是被否决了。在这时,他已经看出了袁绍的本意,所以不再多劝。之后沮授再劝,郭图知道袁绍不是沮授可以劝动的(这从之后的官渡之战时也可以看出),再加上郭图与沮授也有竞争的意思,所以就与淳于琼一起反对了沮授的意见。所以这事不能怪郭图,要怪只能怪袁绍自己,郭图充其量也就是个善迎上意的墙头草。

献帝传曰:绍将南师,沮授、田丰谏曰:「师出历年,百姓疲弊,仓庾无积,赋役方殷,此国之深忧也。宜先遣使献捷天子,务农逸民;若不得通,乃表曹氏隔我王路,然后进屯黎阳,渐营河南,益作舟船,缮治器械,分遣精骑,钞其边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三年之中,事可坐定也。」审配、郭图曰:「兵书之法,十围五攻,敌则能战。今以明公之神武,跨河朔之强众,以伐曹氏。譬若覆手,今不时取,后难图也。」授曰:「盖救乱诛暴,谓之义兵;恃众凭强,谓之骄兵。兵义无敌,骄者先灭。曹氏迎天子安宫许都,今举兵南向,于义则违。且庙胜之策,不在强弱。曹氏法令既行,士卒精练,非公孙瓒坐受围者也。今弃万陕西治儿童癫痫病医院安之术,而兴无名之兵,窃为公惧之!」图等曰:「武王伐纣,不曰不义,况兵加曹氏而云无名!且公师武臣(竭)力,将士愤怒,人思自骋,而不及时早定大业,虑之失也。夫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此越之所以霸,吴之所以亡也。监军之计,计在持牢,而非见时知机之变也。」绍从之。图等因是谮授「监统内外,威震三军,若其浸盛,何以制之?夫臣与主不同者昌,主与臣同者亡,此黄石之所忌也。且御众于外,不宜知内。」绍疑焉。乃分监军为三都督,使授及郭图、淳于琼各典一军,遂合而南。

献帝传曰:绍将济河,沮授谏曰:「胜负变化,不可不详。今宜留屯延津,分兵官渡,若其克获,还迎不晚,设其有难,众弗可还。」绍弗从。授临济叹曰:「上盈其志,下务其功,悠悠黄河,吾其不反乎!」遂以疾辞。绍恨之,乃省其所部兵属郭图。

这两段记载同出于献帝传,沮田二人的意见无疑是稳妥的,但郭图和审配的意见也不能算是错。这其间有争宠争权的原因,但也不能不看到,袁绍因为几次对沮授的意见不采纳,已经对他产生了疑虑——从后一段的“绍恨之”可以看出,郭图等人最后谮言能成功,也是因势利导。而且,官渡之战战败,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就当时来看,袁绍兴兵也同样胜算很大,不能算是什么错误的意见,只是后人把官渡之战的战败看成了先决因素,这才在田沮二人,和郭审二人间有了后入为主的高下之分。典略曰:谭得书怅然,登城而泣。既劫于郭图,亦以兵锋累交,遂战不解。典略说袁谭后来被郭图所裹胁,不得不与袁尚作战,但其时二袁已经势同水火,很难再有什么和解的机会了。而且既然说郭图裹胁了袁谭,那审配又何尝没有裹胁袁尚?在这里,我的终极意见就出现了,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不是郭图,而是审配!很久以来,审配以河北义士的面貌一直出现在众人面前,再加上之后死得比较慷慨激昂,所以一直被认为是烈士,对他的作为,也一般都报以宽容之意。但是我们从头来看看审配的表现吧。

先看审配之言,他没有像郭图那样劝迎献帝的兴势之言,唯一记载的就是他和郭图一起建议兴兵南征的进言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能看好,如果说郭图是失误,那审配也是同样。再看审配的人际关系,这家伙就没有什么朋友,荀彧说审配专而无谋,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家伙除了内斗,就没表现过什么有谋略的地方来。袁绍在官渡前线,是谁把许攸的家人捉了,导致许攸出降曹操?审配以许攸家不法,收其妻子,攸怒叛绍。在大敌当前的时候,许攸又是在前线的,就算许攸的家人有所不法,也得等到这仗打完后再清算,岂能前线打仗,后方就破人之家?在这种时候,依然内斗的,才是罪魁祸首。有人说郭图也是同样的大敌当前,与张郃内斗。那么来看看郭图在官渡之战中的表现吧。

二月,绍遣郭图、淳于琼、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绍引兵至黎阳,将渡河。夏四月,公北救延。荀攸说公曰:「今兵少不敌,分其势乃可。公到延津,若将渡兵向其后者,绍必西应之,然后轻兵袭白马,掩其不备,颜良可禽也。」公从之。绍闻兵渡,即分兵西应之。公乃引军兼行趣白马,未至十馀里,良大惊,来逆战。使张辽、关羽前登,击破,斩良。这一段,颜良恃勇轻出,不等郭图和淳于琼,自己作死,郭图没什么责任。汉晋春秋曰:郃说绍曰:「公虽连胜,然勿与曹公战也,密遣轻骑钞绝其南,则兵自败矣。」绍不从之。绍遣将淳于琼等督运屯乌巢,太祖自将急击之。郃说绍曰:「曹公兵精,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将军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郭图曰:「郃计非也。不如攻其本营,势必还,此为不救而自解也。」郃曰:「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禽,吾属尽为虏矣。」绍但遣轻骑救琼,而以重兵攻太祖营,不能下。太祖果破琼等,绍军溃。图惭,又更谮郃曰:「郃快军败,出言不逊。」郃惧,乃归太祖。

这一段是说郭图大敌当前窝里斗,导致张高二将降曹,但是我又要说且慢。臣松之案武纪及袁绍传并云袁绍使张郃、高览攻太祖营,郃等闻淳于琼破,遂来降,绍众于是大溃。是则缘郃等降而后绍军坏也。至如此传,为绍军先溃,惧郭图之谮,然后归太祖,为参错不同矣。在裴松之的注解中,他就已经对汉晋春秋的记载提出了质疑。绍初闻公之击琼,谓长子谭曰:「就彼攻琼等,吾攻拔其营,彼固无武汉看儿童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所归矣!」乃使张郃、高览攻曹洪。郃等闻琼破,遂来降。(武帝纪)太祖乃留曹洪守,自将步骑五千候夜潜往攻琼。绍遣骑救之,败走。破琼等,悉斩之。太祖还,未至营,绍将高览、张郃等率其众降。从《武帝纪》来看,围魏救赵一谋,是袁绍自己想出来的,不是郭图所言,而《袁绍传》中的记载,只说乌巢失陷而张高二将来降,并未提及有郭图谮言之事。再退一步说,就算如汉晋春秋所言,又如何?

太祖乃留曹洪守,自将步骑五千候夜潜往攻琼。冬十月,绍遣车运谷,使淳于琼等五人将兵万馀人送之,宿绍营北四十里。淳于琼有一万多兵,曹操才五千人,郭图作出不必全力急救的判断,难道不可以吗?至于说淳于琼能力远不及曹操,诚然,但是看看《三国志》中所写的吧:公乃留曹洪守,自将步骑五千人夜往,会明至。琼等望见公兵少,出陈门外。公急击之,琼退保营,遂攻之。谁能知道淳于琼会恃勇轻出呢?如果淳于琼一开始就坚守,形势那就大不一样,郭图又不是神仙,如何能料定淳于琼所为?一旦曹操攻不下乌巢,那他只有退兵,张高二将围攻甚急,曹操又如何回得去?从这方面来说,郭图所言也不是不可取,攻不下曹军大营,也一样能给曹军以大量杀伤。

至于郭图之后对张高二将的谮言,那是衍生之事了,乃是为了自保,相比之下,审配为了争权而排挤他人,更为让人不耻。再者说了,曹操怎么会袭乌巢的?是谁逼走了许攸?初,绍去董卓出奔,与许攸及纪俱诣冀州,绍以纪聪达有计策,甚亲信之,与共举事。后审配任用,与纪不睦。或有谗配于绍,绍问纪,纪称「配天性烈直,古人之节,不宜疑之」。绍曰:「君不恶之邪?」纪答曰:「先日所争者私情,今所陈者国事。」绍善之,卒不废配。配由是更与纪为亲善。从《袁绍传》的记载来看,审配对任何袁绍任用的有才能的人,都要诋毁,如果不是逄纪主动和解,审配那真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而就是这唯一的朋友,审配最后还要让他去袁谭那里送死,让自己成为袁尚身边唯一的重臣。而袁绍死后,审逄二人为怕自己失势,主动拥立袁尚的行为,更是令人不齿。审配、逢纪与辛评、郭图争权,配、西宁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纪与尚比,评、图与谭比。众以谭长,欲立之。配等恐谭立而评等为己害,缘绍素意,乃奉尚代绍位。

绍爱少子尚,貌美,欲以为后而未显。(同上)诸将欲乘胜遂攻之,嘉曰:「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必交斗其间,还相离也。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若征刘表者,以待其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郭嘉传)从《袁绍传》看,袁绍虽然喜欢袁尚,但并没有正式显露过要让袁尚当继承人的位子,《郭嘉》传更是说得明白,袁绍对袁谭和袁尚都很喜欢,根本不存在要废立的事,只是因为郭图逄纪等人争权,才导致二袁势同水火。郭嘉没有提审配,但是审配也的确是逄纪一党。但是袁谭是长子,拥立袁谭才是正道,拥立少子袁尚的审逄二人,明显只是为了私欲,哪怕郭图与辛氏兄弟等人也是为了私利,但人选的是正道,就像曹操迎立献帝是为了私利,但不得不说,人走的是正道一样。审配其人,官渡时不顾大局窝里斗,袁绍死后又因为争权而拥立袁尚,守个邺城又失败,他不是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谁是?

他唯一可称道的就是被俘后没有投降,还讽刺投降的人,但是郭图又何尝投降了?郭图所进之言,在当时看,都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错处,说他错了,都是在已知结局的情况下给他扣的帽子。但实际上谁也不是神仙,不能预见到之后的发展会是如何的。曹操平定河北,所出的告民之令,唯一提到的就是审配——魏书载公令曰:「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袁氏之治也,使豪强擅恣,亲戚兼并;下民贫弱,代出租赋,衒鬻家财,不足应命;审配宗族,至乃藏匿罪人,为逋逃主。欲望百姓亲附,甲兵强盛,岂可得邪!其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绵二斤而已他不得擅兴发。郡国守相明检察之,无令强民有所隐藏,而弱民兼赋也。」可见审配在河北有多招人恨!审配一辈子的记载,全在内斗,就没看到他建立什么功勋,有过什么贡献。他与苏由守邺城,为什么苏由要投降?难道审配自己没有一点原因?所以说,审配才是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郭图的危害远不及审配!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